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堕落天堂】(09)【作者:b527822334】
【堕落天堂】(09)【作者:b527822334】
字数:92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节第二战,拉索玛

  拒绝了贾内尔让两个侍女很生气,她们觉得奥塔维亚实在不知好歹,但又无可奈何,也没有继续找其他的教练给她,只是多做些小动作调教她。每天体内都会给她插上各种扭动个不停的按摩棒作为不肯接受训练的惩罚,时间长了,奥塔维亚还是逐渐适应了体内插着东西的感觉。被插的时间久了,偶尔拔出来她还感觉体内空虚得不自在。

  奥塔维亚的意志非常坚定,她很快克服了这些感觉,开始了各种自我训练,这里修炼用的药剂和牧师都不缺。

  第二次比赛很快就来临了,这一次来的人更多,甚至许多女性生物也来了,环形的看台上居然很多身上长着藤蔓或者开着花的古怪生物,还有许多长着脑袋上长着很多眼睛的大个头,各中奇形怪状真是难以形容。

  第一次的比赛被编成了一个极其香艳又跌宕起伏的故事,在整个中立之地传遍了:相位蜘蛛皮罗姆捆绑暴奸人类美丽高贵的传奇守护骑士,射得自己腿脚发软,肚子都瘪了,还引发了全场乱交。现在刚过了10天,讨论的热度还未彻底褪去,伊比利斯又采取了预售门票的方式,所以这次门票的价格再次上涨3成依旧卖得火爆。

  「啊,太热闹了,真是激动人心。想必大家和我一样已经等不及了,让我们有情高贵强大的人类美女,以一人之力将波茨王国推到大陆强国位置的传奇守护骑士,奥塔维亚·瑞姆王女殿下隆重登场!」稚嫩的嗓音在宽敞无比的角斗场上空回荡,魅魔解说员兴奋的抓着话筒说得又快又急,虽然急促的话语中有一些听不清,但不妨碍观众被她激动的解说所感染。

  角斗场的大门打开了,奥塔维亚再次穿着那身粉红的铠甲走进角斗场,粉红色的短发,粉红色的铠甲,粉红色的战裙和长靴,性感又强大,就像一朵盛开的粉红蔷薇矗立于嘈杂险恶的地狱,险恶的环境让她纯洁艳丽得令人感动。冰冷愤怒的眼神,一往无前的战意,叫人忍不住想要将她收藏。

  「噢,真是太美了,我想我爱上她了。」魅魔解说员手捧脸颊呈花痴妆,细长的尾巴摇动个不停,显示她内心是如何的激动,「我好想每天都让她穿上最拘束的衣服,用各种淫荡的刑罚惩罚她,想象她的淫水像喷泉一样洒向天空。呜——,光想想我都要高潮了。」

  观众们都发出会心的笑声,奥塔维亚却觉得胸口要炸裂一般。几万人的嘲笑觊觎她并非没有遇到过,不同的是以前她会率领身后的蔷薇骑士们将他们击破、歼灭,让他们为自己嘴巴的痛快付出代价。而现在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即便让她做,她也做不到,这里的强者数量实在太多,冲上去教训他们只会自取其辱,哪怕在蔷薇骑士团全盛时期也不行。

  她能做的就是怒视那个萝莉一般的魅魔解说员,心中盘算着如何能让她重伤躺在地上,然后让战马一蹄子将她那张令人讨厌的嘴巴连同脑袋一起踩碎。没想到她的怒视换来的却是小魅魔惊喜的目光:「喔,她在看我,她一定想惩罚我,好幸福啊。」

  不奇怪,中立之地的人价值观与外界是不同的,阵营在这里并没有太大意义,人与人、种族与物种之间也没有什么大仇恨,有仇恨就上角斗场解决,至于弱者的仇恨根本就没人理会。强大、美好的事物以及性爱才是人们所追求的,在这里即使是做性奴甚至是肉畜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只要你的主人足够强大。

  最典型的就是堕落天堂的实际管理者伊比利斯,她本身是恶魔女王,同时还是半神级的强者,但黑龙王的性奴的身份比另外两个还要有权威。同时伊比利斯还有自己的性奴,那些传奇强者见到她的性奴都要礼让三分。

  所以小魅魔解说员喜欢奥塔维亚在这里的人看来再正常不过了,就和追星族一样,无论她是被喜欢还是被讨厌都没有关系,只要能引起偶像的关注就可以了,至于做她的情人或者性奴都无所谓。上次战败被皮罗姆暴奸在人们眼中并不可耻,相反,她被暴奸引发了全场乱交的事简直是一个神圣光环时刻笼罩在她头上,使她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当然,作为当事人的奥塔维亚只会感到深深的屈辱。
  旁边一名身材高挑的龙人咳嗽了一声,小魅魔这才收敛一些:「现在是投注限制环节,大家是不是很想剥开她美丽强大的铠甲呢!请尽情投注吧,传奇位面人物的阶梯价是500万佛洛琳一个选择,截至目前为止,投注金额已经达到了250万佛洛琳,我们可以对她实施五个限制,在贵宾们投票的时间里,我们的投注金额会达到300万吗?」

  过了十分钟,限制条件出来了,奥塔维亚必须脱掉铠甲和战裙,只能穿着内衣战斗,因为第二次开放限制,她要戴上穿针乳环,阴道里插入一根按摩棒,同时灌入1000毫升的圣水或者500毫升的甘油。

  两个侍女跟四个武士走了出来,其中一个龙人武士抓着两只大针筒,两个侍女很快将刚刚废了好大劲才给奥塔维亚穿上的铠甲解开,再脱卸下花瓣般的战裙交给一个龙人骑士。奥塔维亚身上就只剩一套浅绿色的内衣,浅绿色的内衣与粉红的手套长靴形成鲜明的对比,又相互映衬,有种欲遮还露的诱惑。

  上面是运动背心式样,背心收束着丰满的乳房向中间托举,白皙的乳肉堆积在中间显得分外高耸,一道深邃的乳沟凸显它的分量惊人。下面是一件前面紧贴人鱼线包裹住饱满阴阜,后面将整个屁股包裹进去的保守内裤,只看内裤的形状就可以感受到她的屁股结实圆润,矫健有力。没有了铠甲和战裙遮挡视线,清晰刚硬的马甲线与浑圆笔直的大腿曲线非常直观的展示她的身体是如何的完美。
  短发侍女拿出一支乳环笑着走奥塔维亚面前晃了晃,那是一个非常精巧的乳环,连奥塔维亚也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乳环真是太漂亮了,那是一只用秘银做成的捧着一颗果子在吃的小松鼠,小松鼠呆萌可爱,肥嘟嘟圆滚滚的十分讨喜,当然最重要的是那颗果子是极品的光明宝石晨曦法珞,足有红豆那么大,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那相当于一个高级光明魔法。

  知道逃避不了,奥塔维亚闭上眼睛,既不配合也不反抗。短发侍女打开乳环,手指隔着运动背心捏住了她的乳尖轻轻捻着,等待它兴奋勃起。马尾侍女就没这么客气了,她蹲在奥塔维亚的身前,拿来一根三指粗的光明宝石做的按摩棒,只在顶端涂抹些油膏就拨开奥塔维亚的内裤,将按摩棒推了进去。虽然下面没有润滑,但奥塔维亚的淫水很快就自然分泌,按摩棒非常轻松的就推了进去,一直顶到她的子宫颈口才停下,身下一些被内裤一包就掉不出来,内裤上凸出的握把并不会影响她的行动,只是痕迹着实明显。

  奥塔维亚心中郁闷,自己的身体明显变得淫荡了,十天前她的阴道连一根小指都插不进来,现在那么粗的按摩棒毫不滞涩就插了进来,她的身体还感到很舒服,很满足,阴道主动的裹住按摩棒,仿佛心爱的情人进入了自己渴望的身体一样满足,上场前的空虚感消失了,同时身体像是魔法装置多装了一块魔晶一样充满了力量。这时她感觉左乳一疼,尖锐的疼痛一闪即逝,乳环已经刺穿了乳尖扣好。她能感觉到乳尖的光明圣力也跟自己连接在了一起。松鼠是浮雕的设计,里面是空的,穿过乳头后像是盖子一样盖在乳头上面,除了有些沉和刚出现就消失的疼痛之外,没有任何不适,那是光明力量本身就有治愈的效果,她甚至有些担心愈合的乳头会跟针粘合在一起,取下时会更麻烦。

  两件魔法物品安在身上,自己的斗气与魔力上限直接增加了20% ,这原本是件好事,只是乳环的晨曦发珞会发光,别在乳头上实在吸引眼球。

  「最后一步了,你选1000毫升的圣水,还是只有一半的甘油呢?」马尾侍女故意加重了剂量的语气。

  是为了战斗持久选择更多剂量更多的圣水,还是不受影响选择剂量较少的甘油?要是想表现得高傲一些,自然选择甘油,这些日子每天都要被灌肠几次,500毫升的剂量已经对奥塔维亚没有太大影响了。选择圣水的话刚开始难受一些,等多消耗几个神术,吸收掉圣水里的光明力量,圣水就会变成普通的水,然后被肠子慢慢吸收,不过肚子肯定会鼓起来,那就很难看了。

  「圣水!」奥塔维亚平静的回答,她自己自己越是表现得羞怯,越是会遭到各种嘲笑和奚落,倒不如坦然承受。

  「好嘞。」马尾侍女从龙人武士手中接过一根针头短而圆润,针筒有手臂粗,却故意做得很长的玻璃注射器,里面已经注满了圣水,从刻度上看恰好是一升,注射器却只拔出了一半,显然马尾侍女是故意选这么大的注射器增强视觉效果。
  强忍着一拳打在她脸上的冲动,奥塔维亚依旧古井无波的站立着,短发侍女蹲在她的身后勾起内裤,一手抓住她的臀瓣掰开,娇嫩的菊蕾感受到丝丝凉意和龙人及许多观众的目光不由得收缩了一下,让那些家伙的眼睛都亮了一下。
  马尾侍女故意高举起注射器原地转了两圈让人看个清楚,这才蹲下来将注射器的尖头对准了她的菊蕾稍稍用力,尖头毫不费力的顶了进去。然后她松开抓着中间部分的手转而抓住活塞末端。

  奥塔维亚只觉得菊蕾一沉,连忙收紧菊蕾不让尖头滑脱出来。整个注射器的重量有一小半都挂在了她的菊蕾上,那足有一斤多重,若是她不收紧,注射器就要掉在地上,接着又要重复一次当众插菊蕾的动作。

  「哗,奥塔维亚的屁眼力量好大,这么重的东西都能夹的住,要是再调教得灵活一点,绝对会让男人爽死的,我好崇拜你呀!」魅魔解说员激动的声音传遍巨大的角斗场,说得奥塔维亚脸颊都要烧起来,却又无可奈何。

  马尾侍女开始用力推活塞,奥塔维亚握着巨剑的握把,一动不动,随着圣水注入体内,澎湃的圣力和圣水倒灌的鼓胀感让她感觉浑身都充盈起来了,这种感觉真是既舒爽愉快,又羞耻尴尬。

  随着圣水渐渐灌入,舒服的感觉渐渐减退,膨胀的肠道挤压其他内脏,阴道感受到很大的压力,偏偏里面还插着按摩棒,她不得不放松小腹,于是小腹渐渐隆起,变得像怀孕了一样。

  手指不安的捏着剑柄,双腿开始微微发颤,脚趾在长靴中不住用力收缩放松,奥塔维亚呼吸开始急促,她很后悔为什么要选圣水,这么大的剂量几乎要灌进胃里了,如果不赶紧消耗掉圣水中的力量,圣水就无法被身体吸收。就在她感觉自己快要到极限的时候,一升圣水总算灌完了,魅魔解说员再次兴奋的大叫:「哇,一升耶,太厉害了,我也好想玩啊。」

  马尾侍女猛的拔出注射器,早已到极限的菊蕾一直处于想要排泄的状态,一缕圣水立刻漏了出来,打湿了一点内裤和她的大腿内侧,吓得奥塔维亚赶紧收紧菊蕾。此时她多么期盼能有一个塞子能帮她塞住,那怕是上次那根狐狸尾巴也好,总好过当众排泄,可惜她失望了,做完这一切,两个侍女和龙人武士们就退了回去,留下她坐立不安的呆在原地。

  她当然可以将多余的圣水排出来,但那跟当众拉肚子没什么分别,不会有厕所什么的给她用的,如果那样还不如将她扒光了任人欣赏。

  「现在,该抽选我们英勇的女战士的对手了,有请我们的贵宾,著名的狼人族长,传奇银狼,圆月嘶嚎侯赛亚大人为我们抽选!」

  一个长得跟人类一般无二的中年壮汉站起身,走到转盘前随手将珠子丢进去。半空中,转盘的投影在观众眼前出现,珠子飞快的在里面跑着,观众的眼睛死死盯着。过了一会,珠子的速度开始减缓,逐渐停了下来。

  「是蛇女,这么多男人怎么就抽到女性了。」

  「唉,这手气,也真是没谁了。」观众纷纷表示失望。转盘中的女性并不多,多半都属于那种:性欲特别旺盛却对雄性没兴趣,同时雄性也对她们没兴趣的,无法作为女性一方上场的一类。

  女人跟女人打,香艳是很香艳,却没有男女对打反差那么大,而且一旦女方战败总能看到强暴凌辱的场面,那才是最吸引人的余兴节目,甚至很多人都是冲着这个来的,而女性没有男人的阳具,就算上道具玩个性虐也比不上真的。
  「是双头六臂蛇女拉索玛,啊,真是太惊喜了。拉索玛大人好久没有上场了,她上一次出战已经半个月前的事了。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她,让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拉索玛大人是前一代蛇人族圣女卡西莫洛的龙蛇混血产生的变异体,她的尾巴还有一个小蛇,据说是当时她是双黄卵,按理说她应该有个双胞胎,但是她却和自己的弟弟融为一体,她的弟弟变成一条小蛇生在她的尾巴上,所以想偷袭她是非常困难的。继承了父母的强大血脉,拉索玛大人是非常强大的女战士,奥塔维亚今天看来是要有一场苦战了。」

  魅魔解说员似乎对这个蛇女非常推崇,还有三分畏惧:「拉索玛大人最辉煌的战绩是上一场对手是刚刚到达传奇级别的精灵猎人卡米拉娑琴,作为自由选手,她累计曾有连胜七场的记录,不幸的是她的免死次数也刚好用完就碰上拉索玛大人,结果被奸得大小便失禁后被拉索玛大人独吞了。这半个月拉索玛大人一定是在消化卡米拉娑琴吧。」

  听到卡米拉娑琴的名字,奥塔维亚原本还平静的心重重的跳了一下。卡米拉娑琴是非常有名的精灵猎人,常年独行在外,结交了不少朋友,作为同样出名的女性,奥塔维亚也跟她有些交情。近些年她经常弄到许多高级的宝物送给族里的后辈,在族中声望很高,想不到小半年没见,再次听到她的名字时她已经达到传奇位阶,但人却死了。

  怪不得她经常能弄来那么多宝物,想必是她经常来堕落天堂角斗。其实仔细一想也是理所应当,世界上哪会有比堕落天堂更容易弄到宝物的地方呢?卡米拉她会不会……不会的,不会的,卡米拉是那么高傲又矜持的精灵,她一定是有不得不来的理由,嗯,据说她一直在追杀某个叛徒,而只要获胜积累一定的积分,堕落天堂就会帮忙抓到人给她,嗯,一定是这样的!她是为精灵族牺牲的。奥塔维亚帮卡米拉找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虽然潜意识告诉她,她同样堕落了,变得无比淫乱,舍不得离开,最后终于遇到无可匹敌的对手。

  「既然如此,我就杀了她,顺便替这个朋友报仇吧。」奥塔维亚握紧的剑柄。
  对面大门打开了,一条蛇女摇摆着身体游了出来。她维持在一米7左右的身高,身后拖行的尾巴却有二十米多长。她有两个头,前面主体有着人类肚脐以上的上半身,容貌中上,有着混血儿的大气与美艳,淡淡金色的蛇眼有着别样的诱惑,不同的是她的下颌骨似乎很长,一直延伸到胸部中间,嘴唇宽大,脸颊是一层层堆叠的肌肉,如果张开想必能张得很大,和蛇的嘴巴构造相似,将一个成年人类吞下肚子想必也不是很难的事。

  她有六条手臂,手臂从身侧并排下来,胸部极大,乳房的下沿和外侧生着花花绿绿的蛇鳞,却给人一种男性兽人的肌肉感,不用想也知道她的力量一定很大,奇怪的是她的肚子也很大,就像怀孕了一样。

  她的尾巴还有一个头,跟前身比,尾巴的头就很小了,居然不是蛇人,而是不怎么正经的蛇。说它不正经是因为后面这个头只有鸭蛋粗,跟她的蛇身粗壮程度完全不成正比,通体白色与花花绿绿的蛇身形成鲜明对比,像是在花斑蛇的尾巴变成了一个套筒,它生里面。最重要的是它的模样简直就像根很长的阳具,开了两条细小的眼缝和蛇嘴。

  拉索玛一出现,奥塔维亚就感觉到极大的压力。她散发出来的气势是那些身经百战的女战士才有的无畏,从容的姿态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她和白蛇头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淫欲的气息,落到她手中的女性强者恐怕死前都会受尽羞辱。
  这绝对是一个强大的蛇人战士,同为身经百战的强者,奥塔维亚眼中染起熊熊斗志,直想仰天长啸,在这个鬼地方呆了这么久,总算又可以好好打一场了。不过刚刚兴起斗志,她便感觉腹中一阵翻江倒海似的剧痛,菊蕾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几乎要喷薄而出了,吓得她浑身都绷紧了身体强忍,她知道只要她稍稍放松,自己就要上演当众便裤子的精彩戏码了。过了好一会疼痛才缓解下来,她捂着小腹大口大口的喘息。

  「咝——,倔强的女孩,忍得很辛苦吧。」拉索玛游到近前,轻佻的挑了挑眉,浓重的烟熏眼妆令她看起来分外放浪,毫无遮掩的胸部轻轻甩动,两颗大红枣似的乳头挑逗的抖了抖,「不要紧,很快,你就会很放松,很快乐,前所未有的快乐。哈哈哈哈哈哈——!」

  强势的笑声在角斗场上回荡,魅魔解说员稚嫩的声音响起:「开始!」
  「嘿!」「哈!」两人同时发动,巨剑陡然跳出地面,带着扇形残影斩向拉索玛,拉索玛从身后抽出六把重剑左右同时迎上。

  只听『当!』的一声尖锐金属碰撞声震得许多实力较差的观众浑身都哆嗦了一下,反弹的巨力将两人同时震得倒退几步,暗中蓄力已久的一击竟然势均力敌。
  奥塔维亚倒飞出去三四米远,快落地时已经调整为起跑的姿势,长靴在地上拉出两道一米多长的痕迹,她的手在地上一按,下一刻身体已经再度前冲。拉索玛整个上半身后仰着倒退,长长的蛇身在地面横拖了两米多远才止住退势,在倒退时她的尾部迅速盘成螺旋转的一堆,然后下一刻她的蛇身中段猛的一抖,上半身就像离弦的劲弩般射出。

  两人再次碰撞在一起,叮叮当当的武器磕碰声响成一片,密集的声响像是几十个人拿着武器拼命的用武器互相磕碰,那激烈程度看得观众眼花缭乱,胸口发闷。

  奥塔维亚的巨剑运转如飞,环绕自身简直是个不定向的螺旋桨般,带着摄人的凌厉砍向拉索玛的周身各个角度,每一击都力道惊人。拉索玛单手持剑的挥砍速度居然完全跟不上,但是她有六把重剑,轮番格挡将周身护得泼水难进,而且她的蛇身可以随心所欲的拉着她的人身前进后退,每每避过无法抵抗的重斩。
  一人一蛇都是半肉近战类型,战斗风格却完全不同,奥塔维亚的身形虽然小,却异常彪悍,她不停的在短距离冲锋,依靠强大的爆发力,她冲锋时身形常常变得模糊,常人的顶多用眼睛捕捉到她的行动,可以看见性感的粉红与浅绿色围绕着强韧凶狠碰撞出无数火花。

  拉索玛身形要长得多,战斗方式反而显得灵活机动,六把重剑像风车一样舞动,每轮攻击至少都是6击,被压制时也同样韧性十足,长长的蛇身带着她不断前进后退,而且进退的幅度远超过奥塔维亚的冲刺距离,让她的压制无法扩大战果造成进一步的伤害,她就像块牛皮糖般顽强的与奥塔维亚一次次碰撞,希望能够在某次交手中抓住她的破绽。

  第一次看到奥塔维亚战斗的所有生物都惊得目瞪口呆,一般来说邪恶阵营的生物体型都比较大,皮糙肉厚的不在少数,有些甚至身体表面覆盖强弩都无法射穿的甲壳,也有的天生能抵抗魔法攻击或是有其他诡异的能力。人类和邪恶阵营的强者战斗时通常采用的都是布阵严密防守,同时用强弓硬弩密集射击,或者依靠魔法师难以抵御的魔法轰击杀死她们,只有少数人类的勇者可以穿着重铠,凭借千锤百炼的战技和极其精良的魔法兵器正面击败同级别的强者。

  一直以来两大阵营的种族单挑的话通常光明阵营平均要高五六级才是公平的,那已经是跨了半个位阶的差距了,所以凭借先天优势,邪恶阵营的生物越位阶挑战的是很正常的。而奥塔维亚显然和拉索玛的差距只高两三级,可以说相当不公平,但她却在正面交锋中略占上风。

  这个传奇守护骑士和拉索玛一样在战场上完全就是绞肉机一样的存在,那是真正的绞肉机,普通士兵无论多少,穿多么厚实的铠甲都抵挡不住,那沉重的巨剑可以轻而易举的将甲壳厚实的黑铁犀一击斩断,就算斩不断,巨大的力道也会像打棒球似的将对方击飞,高阶武士想要伤到她不知道得用多少人往上填才能创造一个机会。想到奥塔维亚能在十年间将名不见经传的波茨王国变成令邪恶阵营颤抖的强国,所有觉得那些占据好地盘的部族软弱的人都说不出话来。

  角斗场中两人足足拼了令人窒息的五分钟终于暂时分开来,奥塔维亚呼吸粗重,脸色严峻。她身上只有一点轻伤,手套和长靴多了几道深浅不一的痕迹,毕竟她要防那么多把剑,已经很不容易了。

  肠子里灌入的混合了多种药剂的圣水以及插在阴道内的按摩棒不停的发挥作用,奥塔维亚全身都散发出淡淡的几色光晕,那是「恢复体力、治疗术、战神力量、勇气倍增」等多种法术同时作用。

  不得不说用这种方式使用药剂和光明宝石速度绝对比用嘴喝和镶嵌在装备上快得多的多,减少了用精神力引导魔力和药性的环节,变得精确而高效,以她神眷者的身份,施展这类中低阶法术完全可以瞬发,就算有两个中阶牧师专门辅助也没有这么高的效率。仅仅休息了半分钟,她就恢复了全盛状态,隆起的小腹也消减了小半。

  反观拉索玛就有些狼狈,她的肩膀和小腹下腹都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身上其他地方也有大大小小七八道伤口,猩红的血液顺着光滑的身体向下流。
  情况看起来奥塔维亚略占便宜,但两人的反应却截然相反,奥塔维亚神色冷峻,拉索玛却充满暴戾与信心,眼中闪现淫欲的光芒,似在思索待会要如何虐奸奥塔维亚了。只见她蠕动受伤部位的肌肉,血立刻被强行止住了,过了一会她放松下来,伤口已经愈合如初。

  很多观众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虽然拉索玛暂时处于下风,但她是蛇族圣女卡西莫洛的后代,而卡西莫洛则是黑龙王苏美尔西斯的性奴,也就是说拉索玛是主神的私生女,即便黑龙王不承认纯正的龙种以外的生物是自己的子嗣,但拉索玛血脉毕竟来自黑龙王陛下,强大却是毋庸置疑的。就算奥塔维亚也是主神的神倦者,也不过干女儿的身份,毕竟没有继承他的血脉,跟亲女儿还是有差距的。
  「真是太精彩,太过瘾了,好久没有看到这样激烈又势均力敌的近身搏杀了,两个人都是攻守兼备的近战型战士,从武力和防御力来说都相差无几。那么到底是奥塔维亚姐姐的进攻能力更强还是拉索玛大人的韧性更胜一筹呢?」魅魔解说员大声尖叫,观众们这才如梦初醒,纷纷喝彩起来,这一刻再也没有人在意奥塔维亚穿得有多么撩人,身材多么性感,此刻的她就像一尊斗志昂扬的战神,就连戴着的乳环和按摩棒看起来都有那么几分威严。

  场中两人都一动不动,全都在飞快的念着咒语。

  「以圣光之名召唤,圣剑!」奥塔维亚突然高举巨剑,一道剑芒笼罩了剑身,让巨剑凭空变大变长了一半。

  「以盖亚之名召唤,磐石傀儡!」拉索玛也在同一时刻俯下身体,六把重剑插入地面,在她身周,土石飞快的聚集、升起六个土包,整个角斗场的地面都像流沙一样向她移动,汇聚到六个土包身上。角斗场原本光秃秃的墙面骤然浮现许多魔法纹路,阻止墙体的土石被吸走。否则等傀儡成型,角斗场怕是要塌掉一大圈。

  「喝!」奥塔维亚使用的是加持自身的法术,自然速度要快得多,她才不会傻傻的等傀儡成型被围攻,一个冲锋再次冲了上来,巨剑高举狠狠斩下。

  这一剑几乎连空间似乎都受到了挤压,拉索玛尖叫一声,放弃了下面两对手臂的四把剑,身形后弹逃走,奥塔维亚正欲追赶,突见拉索玛白色的蛇头窜上来,鸭蛋粗的白色身体从拉索玛的尾巴里弹出,如同一个鞭子抽向自己,嘴巴紧紧抿着,豆大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

  心中警兆突起,正在前冲的奥塔维亚无法后退,连忙屏息闭气往侧面翻滚,一口粉红的水雾间不容发的喷洒过来。奥塔维亚提前闪避,身体擦着水雾的边堪堪躲开了水雾。一人一蛇猝然分开,都对对方感到忌惮。

  粉红的水雾喷了一个空,刚落地就开始蒸腾成粉红的雾气,笼罩了拉索玛先前施法的位置。见自己喷了个空,白蛇愤怒的咝咝尖叫,精神明显变得萎靡许多,想来那东西消耗不小,属于必杀手段。

  奥塔维亚顿时明白过来,白蛇是在攻击自己的同时顺便保护地上那四把重剑,那是磐石傀儡的施法媒介。再一看傀儡,果然,最前面的两座傀儡生长速度变得极慢,而对应那四把剑的傀儡依旧快速生长,已经有了近两米高,正在生成脖子。
  一股热流从小腹中涌起,迅速包裹了凉丝丝的按摩棒正往外流淌,乳房和阴道变得瘙痒,奥塔维亚感觉身体变得慵懒许多,心中不由大骇。低头一看自己的左臂,麦色的肌肤已经变得发红,而且正在快速扩散,没想到那条白蛇的毒雾这么厉害,自己只在皮肤上沾了一点点,也没有吸入体内,居然就让自己发情了,她连忙给自己使用净化术和解毒术。

  一时间不敢再追,奥塔维亚干脆挥舞巨剑劈砍傀儡。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