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健仁修仙传】(04)作者:ckltony
【健仁修仙传】(04)作者:ckltony
字数:5800


  第四章 偷窥下的风情


   小镇上一片寂静,这时已经快要三更。

   街道上除了打更的更夫,就几乎没有行走的路人。

   而此时,李健仁站在陈老头媳妇家的后院墙面前,口中开始念念有词。一阵 光晕闪动之后,李健仁已经穿过了陈老头媳妇的墙。

   李健仁心中非常得意,这仙法如此好用,简直就是居家、旅游常备之用品啊。
   「哼,陈家刁妇,今晚我不好好吓吓你,看你还敢不敢骂我,还敢不敢不管 陈老头?」李健仁心里哼哼。

   李健仁悄悄的向陈老头媳妇的卧室中走去,此时李健仁竟然发现屋内的灯火 还明亮着。

   「陈家刁妇还没有睡?我且去看看是什么情况。」李健仁自言自语道。
   李健仁走上前去,偷偷在窗户纸上戳了一个小洞往里面看去。

   「咦,怎么现在这陈家刁妇还摆了桌酒席?难道这个时候她还没有吃晚饭?」
   此时已经三更天,李健仁发现这陈老头的媳妇不但没有入睡,居然还摆了桌 酒席。

   「哼,这刁妇,对陈老头不好,而且还骂过我,现在居然还敢好吃好喝的过 小日子?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哼。」

   李健仁决定暂时按兵不动,看看情况再说。

   过了一会儿,那陈家媳妇过来了,她不是一个人过来的,她的身后还跟着一 个身形孔武有力的高大男人。

   李健仁暗暗吃惊:「这陈老头的儿子早就死在了战场,陈家媳妇是个寡妇是 小镇上众所周知的事情,怎么这里会出现一个男人?」

   这男人李健仁不认识,李健仁有些惊奇:「难道这陈家刁妇偷人?」

   这小镇不大,平日里哪家三长理短的事情很快就会传开,李健仁听说过小媳 妇偷人的事情。数年前这小镇上曾经发生过一件事情,镇上最大的财主李员外家 的小媳妇偷人被抓住了,小媳妇和奸夫都被处以了私刑。

   原因很简单,这奸夫是小媳妇青梅竹马的恋人,小媳妇被迫嫁给李员外的傻 瓜儿子,不堪忍受之下,小媳妇与前恋人偷偷联系上了,并不时资助他。李员外 发现自家的账目上经常会出现一些短少,一查之下发现是傻瓜儿子的媳妇干的, 并且发现了媳妇与奸夫的事情。

   小媳妇与奸夫被李员外一等人抓去处以了「浸猪笼」的私刑,小镇发生这种 事情没有人会去报官的,不久之后这事就不了了之。

   「哼,陈家刁妇,难道你也想被浸猪笼?」李健仁继续观察屋内的情形着心 里说道。

   偷看着的李健仁只见陈家媳妇一身薄薄的春衫,正一脸春意的看着身后的男 人。

   「死鬼,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来呀,害我三更半夜的为你准备酒菜,不管啦, 你今天可要好好陪陪我,补偿我这么久的相思。」

   「哈哈,淫妇,才一个月没见就这么想我了?是不是上次我把你弄得太爽你 舍不得我呀?」

   「死鬼,你还好意思说,上次你弄了奴家一个晚上,把奴家弄得死去活来的, 奴家的那里都被你弄伤了。奴家一个寡妇,被你这般弄耍,以后还怎么见人啦。」
   「春妮,我也是晚上才能来看你,白天我是不敢来的。这寡妇门前是非多, 你男人死了后你寂寞好久了吧,来来,咱们先对饮几杯,吃点小菜,你放心,今 天晚上我一定让你欲死欲活的,哈哈。」

   「这是你说的啊,死鬼。我男人是死了,可是我还不是被你霸占了吗?要不 是为了方便你晚上过来找我,我也不会顶着镇上的人的骂名将死老头赶出去。」
   「那老头也没今年可活了,他在家咱们也不方便呀,春妮,春宵苦短,咱们 还是来碰一杯吧,不要提那老头了。」

   那个孔武有力的男人与陈家媳妇春妮搂抱在一起,春妮坐在男人的大腿上正 举杯对饮。男人一边吃菜,一边与春妮调笑着。

   「春妮,今天我想吃个「皮儿杯」。」男人淫笑着说道。

   春妮满脸春情,白了男人一眼,拿起酒壶给自己斟满一杯,一口饮下将酒含 在了自己嘴里。然后春妮转过头,将口中之酒对准男人的大口,慢慢的将温热的 酒液渡到男人的嘴里。男人大口包含着春妮的小口将春妮渡过来的酒一口饮下, 并同时吸住了春妮的舌头。

   窗外偷看的李健仁看得心痒难忍,心中嘀咕:「这个淫妇真会玩。」

   春妮被男人霸道的一吻,顿时浑身手脚酥软,软软的倒在男人怀里,任由男 人吸唇捏胸。男人非常用力的侵犯的春妮的防线,春妮已经动情,男人毫不客气 的摸遍了春妮的女子性征之处。

   男人的大手透过了春妮春衫下的肚兜,捏住了春妮的乳房并不时用力揉捏, 春妮小口被封、酥胸被侵犯,不断「哼哼」着发出动情的靡靡之音。

   这顿酒席是吃不下去了,男人抱起已经动情且软作一团的陈家媳妇春妮径直 往卧房中的木床走去。

   窗外偷看的李健仁觉得自己的「小弟弟」无师自通的硬了,他决定不动声色, 看看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决定使用隐身术进去看个究竟。

   李健仁再次穿墙而入,隐身于一旁看着眼前已经乱作一团、抱在一起拼命脱 衣的一对狗男女。

   男人的动作很熟练,一双大手很快就将春妮扒光了,春妮一身美肉显露了出 来。李健仁隐身于一旁有点口干舌燥,上次虽然惊鸿一瞥看到了镇上女子温泉浴 室中的赤裸女人们,但是却不如近在眼前的这「景色」诱人。

   这陈老头的媳妇春妮身材很诱人,李健仁初次见到,李健仁不敢出声赞叹, 只好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一对狗男女准备行这交合之事。

   男人脱光了春妮的衣物,迫不及待的也脱光了自己把春妮压在了自己身下, 强壮的身体贴住春妮软作一团的美肉,在春妮身上肉体与肉体相互摩擦着。
   春妮很满意男人的粗鲁,男人身上的气息让春妮很动情。男人前戏不多,吻 过了春妮小口、酥胸之后,便分开春妮的一双大腿,扶住自己硬得不行的阳具便 准备插入。

   李健仁很想现身出手教训这对狗男女一番,虽然自己虽然习得了三个仙法 「牵引术」、「穿墙术」、「隐身术」,可是眼前这男人孔武有力,自己力气不 如这男人,万一打不过被发现就不好了。

   李健仁本来的打算是今晚趁着夜色,用这三个仙法「教训教训」这陈家媳妇 春妮,李健仁就想教训下春妮平日里对陈老头的不敬,以及对于自己的嚣张态度, 可是李健仁也没有预见到今晚这里会出现不认识男人的情况。

   「就这么让这对狗那女如此宣淫,我有些不甘心啊,不行得想想办法。」李 健仁立即开动起了脑筋。

   李健仁拿起桌上的一只筷子,轻手轻脚的往动情不已的一对狗男女身边走去。
   「春妮,你的手做什么呢,干嘛捅我屁眼?」正准备将阳具插入春妮阴道的 男人突然一阵痛呼。

   春妮下身阴道早已经在男人喝「皮儿杯」的时候就流水潺潺了,正准备享受 男人阳具插入后带来的快感,她都已经感觉到男人火烫的龟头接触到自己的阴唇 了,就差一下子的强烈插入的快感了,不料却听到男人的怒喊。

   春妮睁开了迷离的双眼,看着眼前男人的愤怒有些不解。

   「死鬼,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捅了你的屁眼?我还等你插我的屄眼呢, 快来啊,磨磨蹭蹭的干什么。」春妮有些着急的说道。

   男人刚才正准备插入这淫妇水流不止的阴道,却被一个硬硬的东西捅进了屁 眼中,剧痛之下阳具瞬间就软了。男人正疑惑间回头望了望,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摸了摸自己发痛的屁眼。

   过了一会儿,男人没有发现异常,低头看见身下一脸情动的赤裸女人,刚才 软下去的阳具又慢慢的硬了起来。

   男人伸出右手,用手摸了摸春妮湿漉漉的下身阴唇,中指在阴唇间上下划过, 见春妮早已经等待不及伸出小手准备协助自己插入。男人乐得其成,那双小手柔 软得很,握住自己的阳具的感觉让男人很舒服。

   春妮也是迫不及待,男人让自己欲仙欲死的感觉实在是太期待了。

   正在这时,一个凄厉的声音在两人的身边发出,将一对正准备激情交媾的男 女吓得软作一团。

   「春妮,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背着我偷人?」

   两个男女被着声音一吓,顿时失去了交媾的激情。男女俩迅速坐起身来,春 妮抓过被子将自己盖住一脸惊恐,男人则是有些不知所措。惊吓中两人往屋里到 处瞧去,却没有发现任何人,而这声音的确是实实在在从身边发出的。

   「是谁?」男人在恐吓中大声问道。

   没有人回答,这对男女更加害怕了。

   陈家媳妇春妮的肚兜突然开始在两人面前飞舞,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拿着一 样。男人胡乱丢在地上的衣服也突然飞了起来然后直直的被扔到了自己身上。更 多的衣物被那只无形的手抛了过来。

   这对偷情的男女被吓坏了,特别是春妮更是吓得尖叫连连。

   「哇呀,有鬼呀。」春妮大喊。

   李健仁得意极了,这两个人这么不禁吓?

   见此情形,李健仁又开口了,他特别压低了声线,让这对狗男女分辨不出自 己的声音。

   「春妮,我是你男人,我回来看你啦,你对不起我啊,你偷人啊。我的魂魄 这次从战场回来就为看你一眼,没想到啊春妮,你不孝啊,你把我爹赶出家门了, 还偷人偷到了家里,我今天晚上要你们的命,纳命来吧。」

   这个话语刚断,酒桌上的酒菜盘子就被纷纷掀翻在地,「呯呯碰碰」的声音 让春妮与男人吓得脸色苍白,春妮尖叫一声顿时昏倒在床,男人则是抓起自己的 衣服光着身子就夺路而逃。

   李健仁没有追赶男人,反正还有一个昏迷着的女人可以好好逼问下情况的。
   吓走了春妮的野男人,李健仁迅速现出真身,刚才李健仁明显感觉到自己的 隐身术维持不了多久了。李健仁现在法力微弱,维持的时间不长,本来他就只是 打算用隐身术等三个仙法偷偷潜入陈家吓吓陈家媳妇春妮。只是李健仁没有想到 这春妮居然为了偷人将自己的公公赶出了家门,知道了原因,李健仁更加痛恨这 春妮的行为,他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教训教训」她。

   床上的春妮悠然醒了过来,却心中猛的一惊。

   自己被蒙住了双眼,手脚都被束缚住了,而且寒意袭来明显自己还光着身子。
   春妮吓得大叫:「是谁,快放开我,救命呀。」

   李健仁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眼前被蒙住双眼不知所措的陈家媳妇。

   李健仁没有打算为春妮穿衣,他首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一个女人的赤裸身体, 这女子肉体的诱惑,还是让李健仁有些心动。那个男人早就逃走了,李健仁仔细 观察过以后,感觉那个男人不会再回来,才关闭好陈家的院门,回到内宅卧室将 春妮绑缚起来。

   李健仁从来没有这么近的看到过女人的私处,这春妮的私处小屄在李健仁眼 里就非常值得期待了。这春妮的小屄两片肉唇有些外翻,肉唇有些微黑,李健仁 分开两片肉唇发现内里面还是一片粉红之色。春妮肉唇上的阴蒂,在李健仁手指 挑弄阴唇的时候就开始慢慢发硬了起来,没过一会儿,春妮的阴道内就开始流出 大量的淫液。

   春妮被李健仁的手指触碰以后,不敢再大声喊叫了,她非常害怕这回到家的 「死鬼男人」会真的杀了自己。

   被蒙住双眼的春妮弱弱的问道:「真的是你回来了吗,相公?」

   压低的声音说道:「你这个淫妇,不忠不孝,我今天就是要取了你的性命, 你还不如实招来你是怎么与那个男人勾搭成奸的。」

   「相公,我说我说,你不要害我好吗,我真没有想到你的魂魄居然回来了, 我对不起你,我一定老实交代,你不要害我呀。」春妮吓得叫喊不已。

   「相公,那个男人我曾经偶尔听他说起过,他是一个朝廷派出来的密探,为 了寻找一个十四年前失踪的一个婴儿而来。他曾经有一次问起我,这镇上有没有 一个带着婴儿的女子出现,我当时没有放在心上,我怎么知道呢,我都是几年前 才嫁给相公你的,这镇上的事情我怎么会都知道呢。」

   「相公,你死得早,我嫁给你才多久你就上战场死了,我一个寡妇过得很难 的。公公我也不想赶出去,那个男人有些霸道,我不敢得罪他。那个男人还说了, 他的身份我要保密,更何况他要了我的身子,我就更怕公公发现了,于是我只好 找个借口把公公赶出了家门。」

   「相公,我也没真的敢亏待公公的,我还是经常每隔几天就送一次粮食的, 不然公公早就饿死了,相公你要相信我呀。」

   「相公,我对不起你,可是你死了这么久了,我一个女人又能怎么办呢?相 公,我是对不起你,可是你想过我一个寡妇是怎么过活的吗?你的哪点抚恤早就 花完了,你也没有给我留下一个孩子,我一个女人要想过活真的好难的。」
   「那个男人是有一天晚上突然闯进我们家的,当时我正在换衣服,结果就被 这男人当场占有了。我只是一个女人不能反抗呀,完事之后这个男人给我留下了 五十两纹银,你可知道这五十两纹银足够我们这样的家庭过活几年了。」

   「相公,我对不起你,可是你死了,我是一个女人,女人就要靠男人过活, 你今天真的要杀了我,我也没有话说,可是这一切难道不是因为你的死去而发生 的吗?」陈家媳妇春妮突然开始大声喊叫。

   李健仁有些无语,今天装神弄鬼戏弄了这偷情的男女,没想到这春妮一个女 人居然隐藏了如此大的事情。

   刚才那个孔武有力的男人是朝廷密探?他来桃花镇寻找十四年前的婴儿?李 健仁心里糊涂,难道当初怀抱着还是婴儿的自己的就是娘亲李柔儿?

   李健仁有些迷糊了,陈家媳妇春妮下面喋喋不休的话语他再也没有听进去。 春妮虽然还光着身子,可是李健仁已经没有了继续欣赏的心思。

   「春妮其实也蛮可怜的。」李健仁心想。

   春妮被这个男人占有了,也不敢伸张。春妮寡居已久,突然被这朝廷派来的 密探男人侵犯,还不能被他人发现而赶走了陈老头,现在看来也许这春妮是想保 护公公吧。

   李健仁慢慢解开了春妮身上的绳子,并递过去了一床被子,然后开口说道: 「娘子,我回魂夜就要过了,我马上要走了,你以后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还有, 一定要把爹给接回来住,那个男人你以后就不要来往了,如果你以后要想改嫁, 我也不拦着你,不过你也得先等咱爹入土以后再改嫁,你明白了吗?」

   「相公,相公,你要走了吗?不要啊。」春妮说完就要扯下眼前的蒙布。
   李健仁吓了一跳立即制止说道:「春妮,你不可以解下,你看见我你会害怕 的,我当初在战场身首异处,我现在的魂魄是不全的,你会吓着的。」

   春妮闻言,还是被吓着了,于是没有再准备扯下蒙布,只是用被子裹紧了自 己赤裸的身体。

   李健仁身上光晕开始出现,一个闪动之后,李健仁穿墙而出。

   许久之后,陈家媳妇春妮发觉屋内已经空无一人了,才心惊胆战的扯下眼前 的蒙布,发现自己的「死鬼男人」已经走了。

   春妮被吓得不轻,今天晚上自己刚睡下,那个神秘的朝廷密探男子就又出现 了,那个男人上次占有自己以后,春妮就在害怕之余老是想起这个男人的孔武有 力。春妮缺男人实在太久了,她没有勇气出去勾引其他男人,更不敢在公公陈老 头面前显露出自己的渴望。

   神秘男人虽然上次是强暴自己的,但是春妮并不反感,反而在后来的日子里 面更加期待这个男人的出现。不料今晚风云突变,自己的男人鬼魂居然回魂了, 虽然那个声音明显听起来不是自己死去丈夫的声音,可是那飞舞的肚兜和衣物却 不是作假,明显是「鬼魂」之类的东西在作怪。

   春妮深信这是自己丈夫的鬼魂回来了,想起自己不堪的一幕被丈夫发现了, 春妮还是觉得脸红,可是刚才「丈夫鬼魂」触摸自己阴唇、阴蒂的感觉是那么真 实,被子下赤裸着的春妮觉得自己更加渴望与男人的性爱了。

   ……

  李健仁呼了一口气,本来今晚「吓唬」春妮的计划就这么不了了之,那个朝 廷的密探男子的出现,让李健仁心里一阵不舒服,这个男人占有了春妮,还逼迫 春妮赶走陈老头,看来这事情不简单,还没完呢,看来以后自己可要注意这些外 面来的人了。

   此时方才四更天,李健仁准备回家,走到家门前,李健仁突然心中一动。
   「呵呵,旁边不是小媳妇娟儿的家吗?我今晚正好趁着仙术有成,过去看看 她现在睡姿好不好看。哈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